妄想症Paranoia

DELA&雨狸的中文VOCALOID原创曲集散地

目前主功能作《妄想症》系列的进度通报用,其余存档将会陆续完善。

个人微博请关注@DELA_P @_雨狸

B站主页http://space.bilibili.com/358606

【妄想症系列小说节选】四重罪孽

单隔间的南瓜房:

人设视频: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217323/

四重罪孽: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188543/


文/雨狸


二十度弧角的水果刀优雅而利落地破开橙色水果的果皮,将汁水和毫无痛感的香味从果肉中挤压出来。果肉——她很喜欢这个词,不知道是谁造的,将单调的植物纤维聚集起来的东西称为“肉”,却又比真正的肉要单纯而易碎,富有朝气。真正的来自于牲畜乃至于人的肉都是沉默的,是死的,是沉甸甸的生命的残影。真正的肉总以不会叫喊的姿态躺在砧板上,每一次下刀时感受到的钝感都是来自于亡魂的嘲讽。

——你以为你杀掉我了,你以为我们再没有什么联系,但我还在这里呢,在你的刀下。你厌恶扼杀生命却不能不选择面对我、烹饪我、吃掉我,不然你就会饿,会馋,也会死。

然而在“肉”字前面加上“果”就不一样了,这个字眼一下子变得很俏皮,仿佛一群活泼可爱的孩童被海啸所吞没也算不得什么悲剧,只是被同样年轻却孤独的人鱼们拉去当玩伴了而已。

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应该是那个样子了,那样很好。

小时候泠珞一度分不清匕首和水果刀有什么区别,它们实在长得很像,所以人鱼姐姐们交到小人鱼手上的匕首或许也有手中水果刀这么优美的曲线。小人鱼知道凡人王子无法承受那样的美丽,会将那误认为是疼痛,才最终选择了放弃。

脑海中那个黑色的自己实在可恶,源源不断的将过于真实的血淋淋的幻觉呈现在自己的眼前:零羽那曾经亲切的面庞朝着地面淹没在血泊里,四肢无力地摊开,像一个垃圾堆里的布娃娃,不光鲜也不靓丽。这一幕带来的冲击实在太过强大,以至于自己之前被妄想出来的凶手黑影追杀的事情反而变得平淡了。

她怎么会忘了这样的事情呢?

她怎么可以忘了呢?

那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啊。

无须怀疑那就是一切的起点,唯一可以被不假思索地称为“真实”的事情。

至于颜语——她无法分辨。

即使那个黑色的自己口口声声地说着那也是真实的记忆。可另一个自己本身是真实的么?

泠珞握紧了手中的水果刀,它完全没因为能破开果肉就显得残酷可怖。

她没办法说服自己,那个在台上光彩亮丽、在台下对她双倍温柔绅士的颜语是假的,即使他和追杀自己的影子凶手有一样的名字——可那又怎样?她已无法想象对方将她弃之不理的生活。

她知道她不得不接受那些重新出土的记忆,她害怕,又因怀疑颜语而感到可耻。

“这一切都怪零羽。”她想,但随即意识到她不应该继续埋怨曾经的好友。她不否认她是在生零羽的气,零羽离去得太突然,毫无预兆,连“再见”也没有留下过一句。她曾经怨恨零羽背叛了她,不过现在看来,没有选择理解和追随的自己反而不忠。

现在补偿是否还来得及?

再见。

再见。

再见。

你在决定离开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呢,零羽?

你是否认为既我没有能力倾听你的心事,也没有资格与你同行?

风很快吗?死很痛吗?

刀——很美丽吗?

再见吧。

“再见。”

评论 ( 1 )
热度 ( 107 )

© 妄想症Parano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