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症Paranoia

DELA&雨狸的中文VOCALOID原创曲集散地

目前主功能作《妄想症》系列的进度通报用,其余存档将会陆续完善。

个人微博请关注@DELA_P @_雨狸

B站主页http://space.bilibili.com/358606

【DELA&雨狸】与《饕餮》

单隔间的南瓜房:

*渣浪的长微博功能简直是个翔。


早在十月底、投火吻和投饕餮重置的时候我就觉得应该写点什么,说说这三年多一点儿的时间,前天晚上爆了七千五还只写到今年暑假前,但是突然间就没有欲望继续了。

自私地觉得珍藏起来比“被见证”更满足我的虚荣心一些。

B站大概是和&号有仇,我们俩的作者名在站内搜索和周刊上一直显示为“DELA&雨狸”,在视觉效果上简直是强迫症和设计系学生的末日――然而从没想过改。

毕竟在我心中这个符号和顿号乘号分隔号的意义都不一样。

大概是,心友的意思。

“你们看,那两个还挺默契的人又投稿了。”


我从来乐于向每一个人喋喋不休当初我们做《饕餮》的时光,关于两个鸡血上脑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高中小屁孩怎样在一个晚上互砸了五六十个文件,怎样在两天时间里从“您好请问”的陌生人进化到“我去拉x”这种熟悉度满分的损友关系,怎样雄心勃勃地想用一首曲子的配合告诉别人“相见恨晚”这种感情要怎么写。

我很震惊,我的词我的孤独都被他读懂了。

他很惊喜,他觉得我的词很特别而且很配。

即使这样的第一印象在漫长的时光中多多少少被我们自己的潜意识添油加醋柔光晕染,但我仍毫不害臊地告诉自己,是的最开始就是这样。

我也不惮于说出那些我们磕磕绊绊互相叫嚣过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那些矛盾,包括那些我们现在仍没法达成的共识还有几个无法挽回的错误。但我觉得我们在这一点上是幸运的,我们不必把惺惺相惜做给人看而在背后形同陌路,还自我催眠有利可图。

风光也风光过了,傻逼也傻逼过了,有的装疯卖傻,不需要。


《饕餮》是暑假就决定要重置的,当时就想做一个豪华纪念版,弥补一下当年啥都不懂的遗憾。临到投稿前一天也是突发奇想把文案搭上钢琴做了个2p,想彻彻底底地把故事传达出去,以及,告诉大家,“看!三年了,这两个傻逼还在!”

完全没有想到会有那样的热度,看到说比三年前有所进益的评价也非常开心。

虽然在看到一些不解风情的玩梗时直接旧病发作,但那时候我以为不常上微博的滴蜡几乎是光速来找我。

“怎么了”

“老毛病”

“唉”

这三句话说完我就决定关微博静心,然后睡觉去了。

对不起,我不应该本末倒置的。


没有遇见DELA的话,雨狸或许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

我是,认真的。


几个月前看到“一直以为DELA&雨狸是一个人”还有“老夫老妻”的评价时我们私下里就哈哈哈了一段时间。

滴蜡撞旋律的时候我恨不得抄起鸡毛掸子穿越屏幕去追杀他。

而他现在也放言说要替评论区几个倒霉催的孩子给我寄刀片。

对嘛,超值得哈哈哈的好嘛。


――饕餮殿堂了啊。


真好。



谢谢你,谢谢你们。


我们还能笑,还能唱,还能跳。

在层层叠叠的戏剧里横冲直撞。


2016年1月31日

评论 ( 4 )
热度 ( 106 )

© 妄想症Paranoia | Powered by LOFTER